2005/01/03

叩(--)豆

Phase 1. C.O.L.D.
天氣好冷,晚上上哨的時候看了一下外面的溫度計,13℃……
心理想著其實沒有想像中的低溫嘛,還以為琉球會出現7、8℃這種數字,可是還是從腳冷到全身,然後拼命的懷疑,到底為什麼那時候在新宿的街上,看到電子看板上的溫度顯示只有5℃?嗯………………

頂端的山丘上吹著陣陣狂風,心想著應該不會有人願意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跑到室外只為了簽個名字吧,這樣想著的我看著高雄港的燈光就這麼睡著了。

電話響起「喂!黃○○!怎麼這麼晚才接電話,你在睡覺喔!」
「……………………」轉移話題「……怎樣?什麼事?」

Phase 2. C.A.L.L.E.D.
我們曾經有過美好的比賽。

前三局以7:6領先,然後六局7:14提前結束;一局下狂得9分,然後最後在第五局以22:9提前結束;一開始讓對方大表意外的守住頭一局,然後12:2提前結束;拼了命的追趕結果在六局被打出再見全壘打,9:2提前結束。謹代表中華民國國軍參與琉球鄉鄉長盃壘球公開賽為這次比賽至上無限的敬意,琉球地區真是人才濟濟,連國中生都可以將我們提前結束。

我覺得我們跟海巡充分了發揮,愛民助民不與民爭的良好國軍美德,塑立了新時代的國軍應有的模範。

鄉親啊,這就是愛台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