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1

跟計程車司機的對話

本週末跟計程車司機的對話

在「米蘭」:

『你們從那邊來?日本嗎』
「不是,不過很接近,我們從台灣來。」
『嗯…』(我猜他應該很努力想要在腦袋裡描繪出台灣的位置)
「不過,這次我們其實是從不同地方過來」「她從德國,他從台灣,我從芬蘭。」

—接下來一連串跟芬蘭有關的打屁話—

『芬蘭人和善嗎?』
「還不錯啊,不過冷冷的,不向義大利人比較好交往」(其實我只是拍馬屁,班上的米蘭人沒有特別好相處。)
『是哦…嗯…』(結果拍馬屁好像沒有用的感覺)

—接下來又是一連串跟芬蘭有關的打屁話,主要圍繞在機票到芬蘭跟到台灣的價錢高低—

『你們喜歡米蘭嗎?』
「還不錯啊,這幾天天氣很好。」
『哦!對啊,是啊,天氣很好……不過我不喜歡米蘭』
「你是米蘭人嗎?」
『是啊!不過我在Glasgow住過十五年』(Glasgow是蘇格蘭最大的城市)
『那裡的人超瘋的,喝太多酒,這裡的人喝太多酒就是醉而已,那裡的人喝酒然後就打架還捅人!』
「是哦!我有朋友從 Glasgow來,她說絕對不可以跑到不對的 Bar,要不然很容易出事的…」
『對啊,他們都瘋了…』

—接下來是跟 Glasgow有關的打架鬧事主題,我內心偷偷幫司機編寫背景故事,取了蘇格蘭老婆,住了十五年,然後離婚後回到米蘭,發現米蘭人還是一樣高傲,歐元造成物價上漲生活更加難耐……blablabla—

車子開到目的地。
『好啦,有時間我再去芬蘭找你』
「好啊!或是我明年再回到米蘭看你!」

—儘管雙方只是客套話(我覺得我只是說客套話),不過成功地製造出一段20分鐘的友誼。—


在「芬蘭」:

『要到那裡?』
「我要到 Kontula Metro Station」
『是。』

—20分鐘的沈默 (其實也好,已經凌晨一點半,我也很累了。)—

『到車站就好嗎?』
「還要再往前左轉過超商再轉一次。」
『是。』

—到達目的地—

『一共是 25.2』
「我可以用 Visa Electron嗎?」
『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用 Visa Electron』
「哦……這裡是 25.5」
「請問你還要找 30 cents嗎?」
「嗯?哦!不用了」
『是,謝謝。』
「再見,晚安。」
『再見。』

走了十公尺,突然想到:「啊!他不想收 Visa Electron應該是可以躲掉收費記錄逃稅吧!我還傻傻地給他小費哩!」


p.s. 只是很想記錄一下細瑣的旅行記錄而已,還有我知道芬蘭計程車可以收 Visa,所以我覺得 Visa Electron應該也可以才是,而且這邊沒像台灣一樣信用卡這麼普遍,不過我不確定就是了。

2 則留言:

May 提到...

对的,可以收visa electro的。

seafood 提到...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426/5/y1t0.html

小心恐怖計程車......